Sophie Calle, The Blind, 1986

Calle_Blind.jpg

在蘇菲卡爾(Sophie Calle)的 《盲人》(Blind)畫冊的開頭,她寫了一句簡單的話:「給鮑伯卡爾,他幫助我看見」(To Bob Calle, who helped me to see)。

這本畫冊收錄了蘇菲卡爾三個階段的作品:

1986年的 《The Blind》,她找到天生目盲、從來沒能看見世界的人,問他/她們心裡的「美麗」是什麼;

1991年的《Blind Colour》,她邀請盲人站在灰階的畫布前面,請他/她們描述看見什麼,再將他/她們的描述與克萊茵(Klein)、馬列維奇(Malevich)、里希特(Richter)等藝術家對於單色系的書寫比較;

2010年的《The Last Image》則是藝術家到伊斯坦堡時的創作,她找到突然失去視力的盲者,請他/她們形容最後看見事物的樣貌。

卡爾並沒有對她的創作有太多解釋。書本的安排順序先是受訪盲人的黑白肖像照、受訪盲人的回答、藝術家根據受訪者的形容拍攝的照片、最後是點字卡。影 像也依照不同的主題,以黑白或彩色方式呈現。而觀者在翻閱書本裡的不同紙質、感受點字觸感時,就好像在翻閱一部電影,以想像的方式進入藝術家安排的電影場 景。

Calle_Blind_green1.jpg

綠色是漂亮的。因為每次我喜歡什麼,別人告訴我這是綠色的。草是綠色的、樹、葉子、還有自然......我喜歡穿著綠色。

Calle_Blind_green2.jpg
Calle_Blind_green3.jpg

***************

Calle_Blind_fish1.jpg

魚讓我驚喜。我說不出理由。他們不發出任何聲音。他們什麼都不是。我並不是真的很在意他們。他們在水裡生活、和任何事情都無關,這件事情讓我很喜歡。有時候我會發現自己在水族箱前面站了很久。站到都呆了。因為這很美麗,如此而已。

Calle_Blind_fish2.jpg
Calle_Blind_fish3.jpg

***************

Calle_Blind_blonde1.jpg

當有人告訴我有位男子是金髮碧眼,我會告訴我自己他很英俊。我覺得金髮很漂亮。可能因為他們很少見。而「blue(藍色)」這個字、光用唸的就覺得很美。我告訴我自己我的先生很英俊,我希望他真的是。 在里維埃拉(Riviera)我被告知海裡倒映著山巒。我想當風景像這樣混合在一起的時候,一定很美麗。

Calle_Blind_blonde2.jpg
Calle_Blind_blonde3.jpg
Calle_Blind_blonde4.jpg
Calle_Blind_blonde5.jpg

***************

Calle_Blind_sheep1.jpg

羊,那是美麗的。因為他們不會亂動而且因為他們有羊毛。我媽媽也很美麗,因為她很高而且她的頭髮長到屁股。亞蘭德倫(Alain Delon)。

Calle_Blind_sheep2.jpg
Calle_Blind_sheep3.jpg
Calle_Blind_sheep4.jpg
Calle_Blind_sheep5.jpg

***************

Calle_Blind_son1.jpg

我在夢裡看見我兒子。他當時十歲。他穿著睡衣。他看著我並且微笑着。他走向我。我覺得他非常美麗。

Calle_Blind_son2.jpg
Calle_Blind_son3.jpg

***************

Calle_Blind_no1.jpg

美麗-- 我早就埋葬了美麗。我不需要美。我不需要腦子裡有任何的影像。既然我沒辦法欣賞美麗,我總是從美麗裡逃走。

Calle_Blind_no2.jpg
Calle_Blind_no3.jpg

Featured Posts
Recent Posts
Archive
Search By Tags
Follow Us
  • Facebook App Icon
  • Instagram App Icon
  • Pinterest App Icon